当前位置:首页

市场需求在发生变化

2020-01-31 13:15

市场需求在发生变化。以位于城南西路的金水湾食府为例,以前主要采购的是象牙蚌、鲍鱼等高档海鲜,但现在,它的采购单上主要是几十元一斤的平民海鲜。

做海鲜生意二十多年的兄弟海鲜老板汤志明说,海鲜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反正现在想靠海鲜赚钱很难。”他笑称自己在考虑2014年要不要去另拓财路,“比如去养牛。”

高价海鲜遇冷平价海鲜走俏

“以越南花螺为例,过去我要到沿海找上游经销商拿货,现在我要想办法越过他们,直接到原产地去拿;过去一个水产品种或许要从一二十家养殖户那里拿,我现在可能会集中到一个大流通户那里拿。”何益先认为,如此一来,减少了中间流通环节,供货质量更有保证。这样的话,一些实力尚弱的同行无力承担,将被排除出局。

“我知道关门的就有八一桥附近的一家海鲜酒楼、省政府附近的一家酒店,还有涂家冲的一家。”说到这三家关门的店子,何益先有点烦心,因为它们都欠了自己的海鲜货款。现在他发愁的是,怎么把这些欠债要回来,特别是其中一家店子股权复杂,追债难度大。

出路:

刚过去的春节成为海鲜销售的一个小高潮,虽已与往年同期不可同日而语,但对过去整整一年的海鲜销售淡季来说,实属不易。据马王堆海鲜批发市场的批发商刘老板介绍,与鲍鱼、龙虾等的“冷遇”不同,对虾、多宝鱼、贝类等平民海鲜成为酒店订货的热销品,“以对虾为例,这个春节期间单价还有小幅度上涨,从年前的45元/斤涨到了50元/斤。”

反差:

“现在的市场是我入行以来最差的。”昨日,在马王堆海鲜批发市场做一级批发商的光闽海鲜老板何益先告诉记者,他从1995年开始做海鲜生意,是喜来登、华天、通程等高档宾馆、酒店海鲜的主要供货商,自从限制三公消费政策实施以来,自己的高档海鲜销量降幅多达70%。“以前生意红火时,我一个月要从沿海进八九十万元的高档海鲜,现在一个月仅五六万元。”

“像广电一带的平民海鲜酒楼,以前别人都不愿意去做,但现在也都争着做。”何益先说,自己也把目光从以前的五星级酒楼转移到此类平民海鲜酒楼。

高档海鲜店关门批发商追债难

“刘小姐您好,您的一位朋友把您推荐为我们的vip会员,我们已经在您的会员卡里充值了600元,欢迎您带朋友到我们店用餐。”去年年底,在长沙车站北路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刘小姐收到二环线附近一家海鲜店发来的短信。她开始以为是店家什么促销招数,对于这条短信置之不理。但没想到,发信息的店家员工随后又两次致电于她,告诉她这600元是千真万确的海鲜赠送,“如果您只有两三人来就餐,估计这顿饭只要付米饭和纸巾钱了。”对方言语十分诚恳,“没有陷阱,没有附加条件,只希望您能带朋友来。”

但这也未成为海鲜批发商们的宽心良药。“一斤虾子,从福建运到长沙,利润还不到5毛钱。中低档海鲜主要靠走量才能维持利润。”据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长沙市海鲜市场的一级批发商多达七八十家。以前,高档海鲜因利润较高而成为他们主要角逐的战场,现在大家都纷纷挤到中低档海鲜市场,彼此竞争压力增大。

“如果海鲜市场进入走量盈利的时代的话,大批发商自然比小批发商更有实力。”他告诉记者,自己的应对措施主要是两个,一是改变进货渠道,二是减少人工成本。

同时要减少人工成本,“过去我们送货到酒楼,一般是一个送货员工、一个司机的配置,现在我请的人要求既能送货又能开车。”何益先说。市场压力下,只有勒紧成本口袋、提高供货质量才能在这场大洗牌中占有立足之地。

“主要是大家为了抢占销售渠道,不惜纷纷压价竞争,甚至亏本销售。”熟悉水产市场的长沙市水生动物检疫防疫站副站长毛栋说,鲜活水产保存时间有限,一般当天到的虾子就必须当天销完,为争夺有限的采购酒店,很多供货商不惜贴本卖。他表示,本地水产监管部门注意到了市场变化,也加大了对市场的监管,防止有人为利润铤而走险发生食品安全事件。

苦恼:

批发商缩减流通环节减少人工成本

最近,长沙的几大主要海鲜批发大佬都有点犯愁。在过去一年,他们熟悉的海鲜市场发生了剧变。依托公款消费、商务宴请为主的高档海鲜销量降幅高达70%,因此带来一些海鲜店欠债关门,为了追债,批发商不得不诉诸法律。而中低档海鲜成为市场竞争的香饽饽,为了争抢有限的销售渠道,同行们不惜互相压价竞争,一场市场洗牌正在进行。

在长沙业内,高档海鲜一般指单价在100元/斤以上的货,比如极品鲍鱼、海参、象牙蚌、东星斑、澳洲龙虾等等。曾经,这些海鲜在高档酒楼很时兴。但如今,曾经以售卖这些高档海鲜为主的酒楼,要么调整菜单转向,要么倒闭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