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就付了400元

2020-03-31 10:35

依照报警时间、依依被发现的地点等信息综合分析,翟警官说:“司机应该是在柯桥下了高速,接着掉头返回杭州。”但醉酒的依依,只大致记得两名司机的相貌,记不起车牌号等其他信息。

“遭遇三次加价,我有些慌了。而此时,男司机将车驶离了高速,开进了地方道路。过了几分钟,车子又从另一个收费口,上了高速公路。我要求男司机停车。男司机不肯,我就威胁他,不停车,我就跳车。男司机这才减速停车。”

依依报警时,已是凌晨5点10分。由于迷失了方向,她无法准确报出自己的位置。

醒酒、做笔录后,翟警官陪着依依等到一辆回宁波的大巴,帮她买了车票。11点左右,依依回消息,自己已经到达宁波家中。

依依说,男司机开了一会儿,车子就上高速公路了。没过一会儿,男司机开口,到宁波300元不够,要再加400元。

高速交警杭州支队的翟警官,直到6点左右才在杭甬高速往杭州方向,瓜沥不到2公里的路旁,找到了瑟瑟发抖的依依。

翟警官说:“我看她冻得厉害,话也说不太清楚,但神志还算清醒,身上一股酒味。”

“车子继续在高速公路行驶,男司机第三次加价。我没钱了,也没答应对方的要求……”

“前天,我赶来杭州为朋友庆生。各种酒混着喝,一众人喝到了昨天凌晨4点才散场。我没打算住在杭州,决定直接赶回宁波的家中。当时在杭州市区打上了一辆出租车,要求司机往宁波开。开车的是一位女司机,当时双方谈好的价钱是300元。女司机开了一会儿,把车停下了,说要换班了,由下一班司机送依依去宁波。换了个男司机上来。我当时头很晕,也没在意。”

“我的包里只有500元现金了,虽然不情愿,但不想多事,就付了400元。又过一会儿,男司机再次开口,加了400元还是不够。我交出了仅剩的100元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