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如何不让秸秆狼烟四起再次牵动人心

2020-06-10 16:28

然而,这一目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成本压力大,推动力度不够。”南通绿源生物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庆分析说,秸秆转化为锅炉燃料,实现能源化利用,是一项短期投资大、见效周期长的工程,目前生物质能源的成本要比煤炭高出40%左右。同时,秸秆收储成本高。由于秸秆收集季节性强,体积大,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存储场所才能收集到足够的原料。

“必须着力破解秸秆燃料化利用成本过高的瓶颈制约。”副省长许津荣在基层调研时发现,目前全省秸秆锅炉仅800多台,不到锅炉总数的4%。如果全省半数10蒸吨/小时以下锅炉使用秸秆成型燃料,每年可消耗秸秆2000万吨,替代煤炭1200万吨。去年,省政府把秸秆综合利用与禁烧工作列入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32项重点整改事项之一,要求认真整改落实。今年,省政府把大气污染行动计划实施方案作为一号文件印发,要求加强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并把秸秆综合利用作为2014年度省政府十大重点工作百项考核指标以及为民办实事的重要内容之一。其重点是要因地制宜推广秸秆燃料替代模式,具体要在三种模式上取得新突破:一是“区域集中供热模式”,建设集中供热设施,关闭拆除小锅炉;二是“龙头企业带动的三方结合模式”,发挥龙头企业在秸秆提供方、燃料制造方、供热需求方“三方”之间的纽带作用,推动实现从田头到市场的有效对接;三是“直燃秸秆模式”,改造锅炉使用秸秆成型燃料。当前要加快建立健全秸秆收、储、运、制“一条龙”的服务保障体系。

又到麦熟夏收时,如何不让秸秆“狼烟四起”再次牵动人心。江苏5月20日在海安召开了秸秆燃料化利用暨秸秆禁烧动员会,从中可以看到今年“禁烧”的新亮点。

在南通绿源公司秸秆成型燃料加工点现场,硕大的厂房内,几人高的草垛前掩映着几座加工机床,一堆堆秸秆在这些秸秆粉碎机和固化成型装置隆隆的机声中,变成一袋袋热气腾腾散发着清香的秸秆颗粒——“秸秆煤”。而在十几公里外的佳力士添加剂(海安)公司里,一台600万大卡有机热载体导热油炉,燃烧的生物质燃料正是这种“秸秆煤”,其年消耗量1万吨,相当于2万亩农田产生的稻麦秸秆。“以‘火’攻火,不失为掐灭田间烟火的一条有效途径。”海安县委书记、县长陆卫东介绍,海安县年产秸秆60万吨,像这样能被锅炉作为燃料“吃掉”利用的,已达16万吨。

按照计划,今年江苏要在禁燃区、生态红线区、省级以上开发区“三区”内实现秸秆燃料小锅炉改造全覆盖,数量约为2300台,届时将“吃掉”大量秸秆。

“要使这些目标得到落实,关键是要切实加大资金政策扶持力度。”记者获悉,江苏将对购置秸秆打捆机等专用机械的,按购置成本的30%补助;对秸秆运输车船免收过路过桥费和航道过闸费;对秸秆初加工企业用电按农业生产电价执行。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承诺,安排专项资金,对锅炉改造使用秸秆燃料的,给予每蒸吨3万元的补助;同时考虑适当放宽秸秆锅炉烟尘排放标准;在省级减排核算中,对其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减排量给予认定,充分调动地方积极性。各地市也将继续加大财政支持力度,促进秸秆燃料化利用。

禁烧秸秆的根本出路在综合利用。省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率的目标任务是88%,这就需要通过机械化全量还田、生物反应堆、堆腐还田等技术,使秸秆肥料化;运用青贮技术、秸秆氨化技术,使秸秆饲料化;把秸秆经粉碎、切段后与畜禽粪便堆沤作为食用菌栽培的基料使用,使秸杆基料化;由草场收购秸秆、压缩成型后供发电厂作为发电燃料,使秸秆原料化;通过堆沤和厌氧发酵生产沼气作为农村清洁能源使用,使秸秆能源化。“‘五化并举’,加之农业机械化的发展,焚烧秸秆的遍地狼烟终将会被掐灭!”